反對Human Cloning的觀點

在討論反方立場前,讓我們先來看看CNN在1997年對一千零五位美國人進行的抽樣調查:
 

複製人在道德上是不能接受的 89%
複製動物在道德上是不能接受的 66%
會害怕複製人的可能性 69%
複製人違反上帝意志 74%
複製人沒有違反上帝意志 19%

 
此外,世界衛生組織(WHO)在1997年3月11日發表一項聲明:複製人是不道德的(unethical)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(UNESCO)在1997年7月25日也發表了一份草案禁止複製人。美國總統柯林頓要求國家生物倫理委員會(NBAC)對複製作評估審查,並在1997年6月9日發表禁止複製人,凍結有關複製人的研究經費並且與其他禁止複製人的國家,包含英國、丹麥、德國、澳洲、西班牙一起堅守這個禁令,但各國尚無立法禁止複製人。為什麼大多數的人一聽到複製人心底就產生一股厭惡感?為什麼世界上許多國家禁止複製人?在此讓我們進入反對複製人的倫理討論,反思人類在面對這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課題時,要如何做選擇,並突顯出哪些正反價值。

一、 破壞人的尊嚴和獨特性:
世界衛生組織(WHO)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(UNESCO )和美國國家生物倫理委員會(NBAC)都提出了這個觀點,認為複製人破壞了人的尊嚴。我們必須尊重個人的獨特性和多樣性,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一面,並在其中肯定了自己一部分的價值,而複製人正是侵犯了人的尊嚴和獨特性。
NB :什麼是尊嚴?複製人破壞人的尊嚴的具體內容為何? WHO、NBAC、UNESCO
都沒有更進一步的討論,很多倫理學者也僅僅提到破壞人的尊嚴這幾個字。愛因斯坦醫學院的倫理學教授露絲?麥克林(Ruth Macklin)認為尊嚴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,很多人在沒有實證的證據或找不到好的理由時,就訴諸尊嚴來替代。但真像麥克林教授所說人的尊嚴沒有具體的內容,且似乎是在理由不充分的情形下作為反對複製人的藉口嗎?Battin認為人性尊嚴是一個根植在人類生命、人類社群和人類優越性的理想源頭之觀念 。尊嚴的範圍的確很大,也很難定義,但可以確定的是,把人「當作一個人」來對待,正是基於人的尊嚴和人性的事實,此外,我們認為「一個人活得很有尊嚴」則是肯定個體的自主性和自覺性,反對複製人的觀點似是從前者切入,即把人「當作一個人」來對待,因為複製人剝奪了人性,把人看為物體,一旦大開複製人之門,人非常有可能成為商品被物化,成為達成某種目的的手段和工具,這是道德所不能允許和接受的。

二、科學的不確定性:
科學不是萬能的,我們怎麼能夠確定(就連科學家也不敢保證)一旦允許複製人,一旦這種技術成功,其帶來的結果是我們所預想的那樣或者是我們所能控制的?雖然科學的不確定性並不能構成禁止所有科學探索、研究的理由,但是對於某些極端形式的科學研究,例如複製人,應該加以禁止。芝加哥大學的生化學家兼哲學家里昂 ? 凱斯(Leon Kass)也提到「我們以前是因『先讓科技發展,以後再來收拾殘局』的態度而受惠,但是現在這種態度已引起質疑,因為我們現在正受到人類生命,甚至人性的巨大變化之威脅」,「 複製提供了一個環境,迫使我們必須要決定,我們是否願意成為無規範的科技進步的奴隸,還是要做一個自由人,使我們的科技走向保障人類尊嚴之路。」
    此外,在研究複製的過程中,勢必會犧牲許多卵子,且也很可能會造成胎兒的夭折,毀滅了一個個生命的潛能,這是道德所不能容許的。
反對這種觀點的人認為,科學的不確定性是對未來研究的證成,而不是禁令。由於我們追求真理,所以必須一再的探索實驗,若我們禁止複製人,將永遠無法知道真相,就像當初我們害怕試管嬰兒,但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它帶來的好處。另外,因為複製人的技術不是百分之百安全就對它下禁令,是不合理的,就像雖然常常發生空難及飛航事故,造成幾百人的死亡,但卻不會全面禁止在飛航方面的研究。

三、 扮演上帝:
神學家認為複製人是在扮演上帝的角色,在柯林頓所召集的特別委員會上,天主教的主教雅伯特莫瑞斯基(Albert Moraczewski)藉著亞當和夏娃的故事,指出上帝給人的管轄權是「海裡游的魚,天上飛的鳥,以及地上走的動物」,亞當和夏娃擁有全部的自由,除了一個限制之外,即善惡智慧樹,而踰越這個規範的後果是死亡,所以這位主教認為“複製正是踰越了上帝給人的規範,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人有權利去改變他天賦的型態和本性”
 

四、 違反自然:
複製人違反自然,因為它不是經由正常的生育過程,即由男女共同創造的生命,而是製造出的生命,加上科幻小說及電影的推波助瀾,使人一想到複製人一種厭惡感就油然而生。
NB:但是什麼是違反自然?我們對於疾病的治療、生態的控制、變性手術……..等等都是違反自然,這個論證不足以用來反對複製人。況且自然是什麼?在這裡似乎指的是所謂的正常、常態,合乎人類整體的事實,但在另一意義之下,複製人真的違反了自然本身(自然界的一切物質)嗎?「實踐追隨存有本質」,如果自然本身不具有某種潛能不具有某種有待科學發掘的律則,科學家能夠發現複製的可能性嗎?

五、破壞家庭的完整性:
有許多倫理學家反對複製人是以這個理由為依據。現在精子銀行、捐獻卵子、冷凍胚胎已經不是新聞,大大減弱了父母和子女間的連結。一旦複製人成功,一個女性可以無性生殖,不需要透過男女情愛的關係就能生育自己的孩子,此外,複製人對所謂的親職,對於作為父母的責任,也會有所改變,因為複製人基本上只是一個有年齡差距的再製,為此父母的概念就受到相當的衝擊。洛杉磯猶太大學的艾利歐?朵夫( Elliott Dorff ) 認為「父母雙方都必須超脫自身來製造一個孩子,但是假如用複製的方法來製造人的話,這個自我奉獻的部份就沒有了,這樣會導致自我崇拜的危險」。
   這裡不僅父母的概念受到衝擊,就連「孩子」的概念也受到了衝擊。傳統上所定義的孩子為男女雙方愛的結晶,擁有父母雙方基因的特徵、特質,但複製人是無性生殖的結果,而且是單單母方或父方的複製,基因和母方或父方完全相同,從這個角度來看,複製人顯然和傳統定義之下的「孩子」有所出入。
NB:但是,領養無血親的孩子亦透過法律的認定而有親屬關係。

六、減少基因多元性:
人類能生存在地球上,全靠基因的多元性,而基因的多元性來自受精時父母雙方的不同基因。基因相同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它會摧毀我們的力量和適應能力,使我們易遭受疾病的侵害,減少對疾病、環境的抵抗力。而複製人正是複製相同的基因,所以複製會減少人類基因的多樣性,對人類造成危害。
反對此觀點的人認為這種說法太誇大其辭,是極端的推斷,因為複製人只佔全世界人口的一小部份,不會對人類基因的多樣性有所影響,且複製成本高又需有孕母的參與,不可能在秘密實驗室裡大量繁殖。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被複製了,也還有五十億不同的基因組合!
 
七、可能被獨裁者濫用:
反對者擔心複製可能被一些獨裁者濫用(例如:海珊等),這些獨裁者為了使自己的權力永垂不朽而複製自己,如此一來,在他死後,權力就可轉移。或者這些獨裁者可能會複製一支超級軍隊(每個軍人都是身強力壯、反應靈敏、服從命令的複製品)以展侵略的野心。在民主自由國家,這種行徑是不被允許且不會發生的,但在獨裁國家卻不無可能,而且常是民主自由國家所無法干涉的。
反對這個觀點的人認為雖然這種濫用的確有可能發生,但這個惡(evil)不是源自於複製人,而是源自於獨裁政治。所以我們要做的是如何立法來禁止濫用,而不是一股腦地禁止複製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