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安樂死”是否合法化(二)

資料來源:http://health.kimo.com.tw/care/1014.html

《幫助安樂死、是否該處罰?》
作者:余依婷(人文醫學碩士)

     安樂死應否除罪化是世界各國刑法研究之主要爭議。刑法將
安樂死予以合法化的規定,其前提是以特定情況為前提而對安樂
死之行為予以免除刑責。
     荷蘭是對安樂死免除刑責之規定罪為寬鬆的國家,澳洲、加
拿大、美國亦提出安樂死除罪化的立法建議,我國亦提出緩和醫
療條例之草擬。
     安樂死除罪化之所以未能施行,是因為此一議題涉及醫學、
倫理學、宗教學、法學等不同領域的討論;筆者對於安樂死提出
淺見如下,以作為各界先進對安樂死除罪化研究之參考。
一、生命的「質」與「量」,何者孰重:
     由於「人的生命是否絕對神聖不可侵犯」已經成為人類文明
根深蒂固的認知,因此凡是涉及人類生命的議題,經常引起社會
各界的重視。即使不以安樂死除罪化的觀點而言,就近年來醫療
資源的分配而言,亦引起相當的爭議。
    例如說:對於臨終病患所提供的維生設備醫療支出,若能分配
於預防疫苗接種,其所達成的經濟效應不但比支持臨終病患性命
的效益來得高,其所救活的人命,也比所救助的臨終病患人數來
得多。但是在「生命之神聖價值」的前提下,這一類的醫療資源
分配議題亦招致極大爭議。
二、「生存權」與「生命權」的主張
     法律對於人類生存權的保障相當具體,刑法對殺人罪之規定
極為詳盡即是一例。然而安樂死的核心思想在於:人類除了主張
生存權的權利之外,到底有無主張生命權的權利?
     生存權是人類生命延續的基本形式,生命權則是個人操縱生
命形式的表現。如果個人主張生存權的權利應該受到法律的保障
,那麼個人主張生命權的權利當然也應該受到法律的保障。
     然而現有的司法體制卻明白地顯現出:維持或延續生命的行
為應該予以嘉獎,中止或殺害生命的行為應以處罰。此即是自殺
之人在中古世紀時期受到處罰之緣故。然而在自殺已經不被刑法
明文規定應為處罰罪名之前提下,協助他人實現生命權,為何仍
要受罰呢?
     從憲法的思考基礎而論,所有屬於從行為性質的教唆或協助
殺人的行為均應除罪化(即廣義合法化),而非僅限於「安樂死
」的脈絡。
三、醫師是否可以停止治療或協助病患死亡
     根據醫學倫理規定,「不傷害病人」乃為醫師的積極義務。
  就醫師執業守則的信念而言,「救助有需要之人,使其恢復
健康」則是醫師的職責所在。
  純粹就法律契約的觀點來看,醫師必須根據病患自主決定的
結果,而依其意願進行醫療處置。因此醫師若遵從臨終病患之自
主意願,不對病患進行治療,完全符合醫學倫理、執業守則、及
醫療契約的相關規定。
  但是醫師若遵從臨終病患尋求積極死亡之自主意願,利用藥
物或儀器以中止病患性命,雖亦符合醫療契約的規定,但卻違反
執業守則。至於此一做法是否違反醫學倫理的信念呢?由於各派
學者看法不一,目前亦未有定論。
《奇摩健康:1999/04/02 》

安樂死:該死不該死?人道不人道?合法不合法?

安樂死:網路新時代的舊議題

他們真的想安樂死嗎?

安樂死真的是解脫痛苦的唯一抉擇嗎?

網路上的安樂死資源